臺灣文學虛擬博物館

訊息
確定
首頁/
共創平台
返回共創平台

【注意!文化登島警報(2)】朱宥任:一份禮貌外帶:程順則與《六諭衍義》的奇幻之旅

作者:朱宥任
2021/03/25
瀏覽人數:115

that wanaka tree

《中山傳信錄》(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沖繩近年備受臺灣觀光客的喜愛,然而大多數的臺灣人,卻對曾經在這座島上的「琉球王國」所知不深。琉球王國儘管在一六○九年遭到日本薩摩攻佔,但國家形式仍存,且持續影響著中國、日本,甚至是臺灣。在首里城五度燒毀的今日,或許正適合來聊一聊這個國家的事。


that wanaka tree

《中山傳信錄》(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一七二○年,清朝使節團為了冊封尚敬王而來到琉球,隨行的副使徐葆光在歸國之後,將此次的遊歷,以及琉球風土民情寫入《中山傳信錄》。一位琉球儒者程順則令他印象深刻,這名儒者不只建立琉球第一所公立學校——明倫堂。卷末附錄的中山贈送詩文,也有程順則寫給他的一首〈奉送徐太史澂齋還朝〉。

  這位令清朝使者印象深刻的琉球儒者,究竟是甚麼樣的一個人物?

  或許得從程順則的父親程泰祚說起。程泰祚仕宦於琉球,一次他隨朝貢團出使清朝,船隊卻不幸遭遇到海盜襲擊,程泰祚身負重傷。這些所謂的「海盜」,其實和當時在臺灣的明鄭有關──自從琉球向清朝輸誠後,與明朝殘餘勢力的關係就每況愈下。

  琉球船隻的物資(如硫磺)成為被明鄭盯上,三不五時就會劫掠,甫成立的清政府也鞭長莫及。當今攝政羽地朝秀過去曾向薩摩藩控訴明鄭的行為,並希望日本能出面制衡,可惜沒有成功。

  程泰祚好不容易登陸福州,結果又碰到三藩之亂,旅途一再受阻。飽受風霜的程泰祚最後還沒回到琉球,便病逝於蘇州,留下年僅十三歲的程順則。等程順則二十一歲時,他繼承父親衣缽渡海來到中國,在蘇州參拜了亡父之墓。面對此般天人永隔,程順則不禁寫下〈姑蘇省墓〉一詩(其一):

勞勞王事飽艱辛 贏得荒碑記故臣
萬里海天生死隔 一時父子夢魂親
山花遙映杜鵑血 野蔓猶牽過馬身
依戀孤墳頻慟哭 路傍樵客亦沾巾

  雖然亡父之痛令程順則著實悲傷,也促使他砥礪學問,造福琉球的人民。程順則於福州拜大儒陳元輔為師,將自己的書齋命名為「雪堂」,日夜精讀。

  而好學的程順則另一個癖好,則是「買書」。他自費買了《史記》、《三國志》、《宋書》等「十七史」以及其他書籍。如果遇到好書,甚至還會自費印書。在一七○六年,程順則找到了范鋐所著的《六諭衍義》,令他大喜過望,馬上出錢加印帶回琉球。

  這本書大大影響琉球人民的素養。《六諭衍義》約在明末清初寫成,其中「六諭」源自明太祖朱元璋頒布的教民榜文中「孝順父母、尊敬長上、和睦鄉里、教訓子孫、各安生理、毋作非為」六大信條,旨在以淺顯易懂的方式教育民眾為善。

  當時琉球的教育資源極為缺乏,為了提振官員素質,羽地朝秀還曾要求士族們必須學習「十二藝」。這部《六諭衍義》的傳入,可謂來的正是時候。

  為推動教育,程順則可不是只有帶書。前文提到的明倫堂,實際上就是程順則所建,琉球的第一座公立學校。可以想像在當時,程順則拿著《六諭衍義》在內的許多典籍,為學生們傳道授業的畫面。

  或許是真的教育有成,十九世紀西方大舉東進時,西方都不約而同都對琉球人素質留下了極高的印象。撰寫《朝鮮・琉球航海記》的英國軍官Basil Hall稱讚琉球人「文明水準極高」、「人民安守本分」。「黑船來航」的美國Matthew Perry來琉球時,也稱讚他沒看過這麼乾淨的市鎮。

  然而還沒完,被這本《六諭衍義》所影響到的,可不是只有琉球而已。隨著當時琉球與日本的附庸關係,琉球使者在出使支配琉球的薩摩藩時,又把《六諭衍義》作為獻禮贈與。此後島津吉貴將此書獻給德川吉宗,立刻引起幕府的高度興趣。

「有了這個,人民們便懂得循規蹈矩,就不再需要德田新之助了吧![1]」(設計對白)

  「暴坊將軍」德川吉宗找來室鳩巢進行解析,在之後著成《六諭衍義大意》,並訂為寺子屋(類似中國私塾的教育機構)的教材,使其思想開始在日本擴散。或許今日我們熟悉的日本人性格中,許多與「六諭」不謀而合的特質,正是被程順則和這本《六諭衍義》推了一把吧?

that wanaka tree

名護博物館外的程順則雕像與六諭衍義石碑(朱宥任攝)

  而又或許,程順則的決定影響了琉球,琉球又影響了日本,而在這之後對外擴張的日本人,是否也算無形間將這套散播各處,例如,受日本統治約五十年的臺灣呢?想想尊長育幼,慎守本分等,不也是多數臺灣人遵循的美德?

  程順則以《六諭衍義》的形式,外帶了一份禮貌種在琉球,然而這顆種子四處傳播下,竟在東亞島鏈上處處結了果。恐怕徐葆光、德川吉宗,以及程順則本人自己,恐怕都不會預料到這一遭吧。

  (至於真正產出《六諭衍義》的那個國家水準怎麼搞成那樣,這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1] 在戲劇《暴坊將軍》中,第八代將軍德川吉宗化成德田新之助,潛入民間除暴安良。有了這本《六諭衍義》,吉宗就可以不用再制裁惡人了。


★作者小傳

徐葆光(1671年-1723年),字亮直,號澂齋、澄齋,江蘇長洲縣人,於康熙60年(1721)出版《中山傳信錄》。

 

★觀測員簡介

朱宥任 一九九○年生。著有小說《好球帶》、《地下全壘打王》。二○一七參加沖繩縣政府獎學金計畫,於琉球大學留學與東洋企劃印刷實習。二○一九沖繩歷史檢定合格。目前正在寫一本琉球王國史的書。

瀏覽人數:115
推薦文章
標籤
我要留言
您需要登入才能留言。如尚未成為會員,請先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