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文學虛擬博物館

訊息
確定
首頁/
共創平台
返回共創平台

【唯美不妥協(1)】林廷璋:宛如孿生姐妹般的珍珠首飾,陪伴胡品清浪漫優雅的一生

作者:林廷璋
2021/03/25
瀏覽人數:117

that wanaka tree

 

【專題序】

  如何介紹胡品清,實在是令人傷腦筋的事情,雖然她曾形容自己的人生只有四書,分別是:看書、寫書、教書、譯書。

  雖然她的生活總是離不開書,但這些成果都是臺法文學交流的橋樑,像是臺灣第一本《小王子》,就是她翻譯的。

  她也翻譯過《包法利夫人》等著名法國文學作品。她筆下的優美譯文,不知道激勵多少文學青年?

  不僅如此,她對美也是毫不妥協。無論是中文還是法文,都是希望找到最好的文句。她,就是胡品清,

  一位以「美」作生活目標,絲毫不妥協的文學家。


that wanaka tree

與其形容它們是配件,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與作家一同見證臺灣文壇的發展。 (藏品/郭明進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三件閃耀著珠光亮彩的珍珠首飾,曾是作家出席與文化交流相關,或其他正式的聚會場合,甚至是在日常工作時,用來搭配衣著、髮型,表現其高貴典雅的時尚飾品。

  與其形容它們是配件,在某種意義上,它們算是與作家一同見證了臺灣文壇的發展與演進,特別是首飾的擁有人——作家胡品清,她對臺法之間的學術貢獻,以及文學作品的翻譯與指導,所留下的是,遠比珍珠還要來得更加珍貴且耀眼的資產。

  彷彿讓她的首飾配件有了自己的意識,藉著它們之間的闡述,我們得以再次重溫胡品清女士她浪漫優雅的一生。


that wanaka tree

與其形容它們是配件,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與作家一同見證臺灣文壇的發展。 (藏品/郭明進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你剛剛說,你是以觀光客的身分來訪的,但聽你說話的口音,想必是在政府單位工作的吧?我猜應該是在塞納河畔的南方,奧賽博物館的附近,對吧?你先不用那麼驚訝,畢竟我們的主子曾經待過法國。

  你想聽我們三姐妹的故事?當然可以。可是我必須說,我們姐妹之間的感情從來都不是很好,甚至從沒一起現身在同一個場合過,但我們的擁有者,我們的主子是同一個人。

  我們的主子在臺灣辛苦耕耘四十多年,身兼詩人、作家、翻譯家及老師等身分頭銜,一直以來她對教學所展現出的熱忱,以及對文學作品的翻譯用心,甚至還寫下不少的論述,實有相當的付出及貢獻,才能獲得友邦所頒發的勳章榮耀,而她的名字叫做——胡品清。

  聽大姐說,她是浙江紹興人,在浙江大學時念的是英文系,曾在重慶的中學教過英文、擔任過中央通訊社的英文編輯;在法國大使館的新聞處做過翻譯員,並同時在巴黎大學研究現代文學;自 1962 年來到臺灣後,適逢文化大學創校,受聘擔任法文系研究所的所長兼系主任。

  正因這些經歷跟頭銜,我們的主子得要出席不少重要聚會,或以代表的身分協助進行文化交流,在我們三個之中,最常陪同她一起出席的就是大姐。

  而她之所以在文壇學界那麼受到推崇的原因是,她在任教期間春風化雨、樹木樹人,仍持續有大量的創作,跟翻譯許多法國經典的文學作品,舉凡波特萊爾、莎岡等人的作品,包括臺灣第一本《小王子》的中譯本也都是由她翻譯,光就這些譯作,對於當時的文壇或是中法的學術研究就有著極大的影響。

  1965 年出版第一本詩集《人造花》,1967 年出版合集《夢的船》,一直要到1973年,才出版她的第一本散文選《胡品清散文選》。若提到我們主子的創作,最熟悉她作品的就屬二姐了,二姐向來鍾愛她所寫的詩及散文,尤其還會模仿主子的聲音,以法文朗讀波特萊爾的十四行詩〈戀者之死〉:

我們將有富於暗香的眠床,
深知塋墓的沙發。
書架上奇異的鮮花將為我們綻開,
於更美的天空下。

  二姐經常會跟我們分享其中的玄妙哲理,甚至說作品裡頭蘊含了夢幻飄然的美感。若細讀她所寫的散文或論述,主子在書寫時使用到的詞藻語彙,帶了些許巴黎香榭式的浪漫;特別是她詩作中的韻調、節奏感,使之飄散出如玫瑰般的香氣,如同她在教授法文或翻譯時,經常叮囑學生們要多加留心用字遣詞,因為無論何種語言,都該有它合理的修辭和音韻在。

  而 1975 年出版的《夢之花》是二姐的心頭最愛。二姐以為夢似花、花亦是夢,主子將內在感受熔鑄成一面鏡,再把文字編織成了夢,讓夢中開出了花,穿梭在夢境與花徑之間,佛洛依德跟貝多芬都在她的集子裡作曲、寫夢。

  在我們三個之中,就我跟二姐長得比較像,雖然都是手鍊,差別只在於尺寸的大小。我們偶爾會跟大姐一起,不過絕大多數的時間,都還是各自跟著主子出門。沒辦法,誰叫我們天生就兜不在一塊兒。你問我喜歡主子的什麼創作,雖然我很想說是她的小說,但其實全部都喜歡。譬如她的詩〈鮫人之歌〉:

一個姣好的容顏
不死在季節裡的容顏
一個綽約的形體
不在歲月中老邁的形體

  你能聽見裡頭有海妖在吟唱,她與歲月共老,跟天地共生,卻仍有命定般的孤寂感;在〈另一種夏娃〉:


只能擁有兩方菱花鏡
映照純心靈
以及分內之莊敬

請別以塵俗相煩
此之謂「養性」

  她尋找內在自我的各種樣貌,猶如現實中她對自我的展現與期許;而彷彿又與水仙花神那爾西斯,和詩歌女神波蘭妮在花叢中嬉戲歌詠。音符與色彩成了詩,文字變成一種呢喃禱詞,如同交響不光只有樂章,潛意識當然也不能只有一種面向,所以我特別喜歡觀察她,在翻譯及寫作時的那股專注。

 但你說我們三個之中,誰的個性比較像她,我倒覺得我們身上都有她一部分的性格。大姐的身上擁有她無懼、無畏於這世界的堅強和勇氣;二姐繼承了她的音樂性與幻想,將所有的細微日常化成旋律,或是吹散在風中的凋謝花瓣。

  而我,應該是遺傳到她的戲劇性。她不只一次拿《哈姆雷特》當中的歐爾菲麗雅來寫,我甚至覺得她就是歐爾菲麗雅本人。個性中有些浪漫,還有一點瘋狂,看似失去理智,卻不得不替受到背叛、拋棄與挫折打擊的她感到憐惜。

  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若跟你聊得太久,會被別人注意到我。對了,那杯子裡的酒,你應該都喝光了吧?不過你有留意到我放在裡頭的小東西嗎?對,那是顆珍珠,就跟《哈姆雷特》中帶毒的珍珠一樣,從剛才一直聽我說到現在的你,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


★作家小傳

胡品清(1921-2006),中國浙江紹興人,留學於法國巴黎大學。法國回臺後曾任中國文化大學法文系主任,為臺灣著名女詩人、英法文學翻譯家,著有詩集《人造花》、散文集《不碎的雕像》及譯著《怯寒的愛神》等。胡品清以敏銳的心與對事物唯美的追求,創作出筆下一篇篇淒美浪漫、繽紛絢麗似香水般的作品。

 

★觀測員簡介

林廷璋 Ryan Lin 私人圖書館「櫞椛文庫」館長;獨立刊物《圈外》總編|熱愛各種形式的閱讀,偶爾寫詩,偶爾寫文。相信文字的力量,同時也懷疑所有的真理與事實。

瀏覽人數:117
推薦文章
標籤
我要留言
您需要登入才能留言。如尚未成為會員,請先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