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文學虛擬博物館

訊息
確定
首頁/
共創平台
返回共創平台

【臺語戰鬥卡牌二人組】邱映寰:大家都去收集臺灣話吧!

作者:邱映寰
2021/07/12
瀏覽人數:168

【打造臺語卡 讓更多人懂台語】

吳守禮與許成章兩人都竭盡大半生的時間,刻苦編纂給臺灣人的臺語辭典,他們克服一切困難,蒐羅、彙整語料的行動,正與現代自學臺語、重拾成長過程中遺落母語的年輕人遙相呼應。

在編纂臺語辭典的同時,吳守禮也化身成臺語字卡卡牌組的創始者:一盒盒隨著辭典撰寫過程結晶而成的不同拼音方式紙卡,就像一套套不同屬性組成的戰鬥卡牌,甚至有幾組特別版的卡牌組,比如食物名彙集、方言、國語語法等。在臺語學習及研究的戰鬥場域中,得以在面對不同情境時,運用攻擊力、防禦力及附帶效果最合適的卡牌組,逐一戰勝一回回迎面而來的決鬥。

吳守禮步入中年時,結識了隨時攜帶卡式錄音機四處跑跳、而後亦追隨打造另一套臺語卡牌組的許成章。許成章晚年感念著受到吳守禮的深遠影響,開啟從事臺語研究之路,吳守禮則讚揚許成章是臺語的活礦山──兩人根本就是互讚互粉嘛!

就讓我們來看看,兩位亦師亦友的臺語前輩,究竟是經由什麼契機、如何錘鍊出上萬張的臺語卡牌,以及為臺語界打下了怎麼樣的戰鬥堡壘地基吧!

註:吳守禮教授在其辭典著作、回顧文章中的用法為「臺灣閩南語(話)」,台/臺二字則固定選用「臺」字於書寫中;許成章教授在其辭典著作中的用法則為「台語」、「台灣話」。但為行文統一,本文一概稱為臺語(臺灣閩南語)。


吳守禮讀著傳教士的臺語研究資料,將來打造「臺語卡」的想法悄悄在心底冒芽。 (藏品/吳守禮家屬提供,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1927年,18歲的少年吳守禮從臺中州立第一中學畢業,考進臺北高等學校高等科,念的是以德語為第一外國語言、英語為第二外國語言的文科乙組,是同屆中屈指可數的四名臺籍生之一。於是,手上除了小時候在員林鄉下公學校碩果僅存的漢文科(當時總督府已禁止漢文教育)拿到的幾張「漢文卡」、成長過程中被塞進懷中的「日文卡」,吳守禮也開始蒐集一些「德語卡」及「英語卡」。

儘管此時,他還沒意識到這些卡牌對他有何重大的意義,畢竟前兩種大家都有,後兩種同儕也都握有數張,實在是沒什麼好稀奇的。

他在臺北的「下宿」[1]不停搬遷,像是在城市中游牧,隔年的某陣子落腳在板橋,日後的臺灣地質學之父──林朝棨成為他的室友,吳守禮因緣際會開始跟著室友林君到住處隔壁的教堂參加禮拜。

在這裡,他看到了羅馬字的聖經,以及甘為霖牧師的《廈門音字典》。本著自身懷藏不少張數的「英語卡」及「漢文卡」得以派上用場,吳守禮翻閱這本以羅馬字拼注臺灣音、以白話字註解的寶典,就這樣被撩撥了興趣之弦,自學起漢字的閩南音唸法(含臺灣音、廈門音)[2],只要看見、聽聞從未學過的字,都回頭翻這本字典查找、確認讀音。

「太有趣了,原來耶穌教會的牧師、傳道師、神父為著要在中國傳教,對中國方言的學習、研究、著作、編撰、記錄等等所做的準備工作,不但對他們傳教本身有直接益處,對中國文化也有間接而且重要的別開生面的貢獻呢。」[3]吳守禮讀著翻著,漸漸也積累了一點心得,不禁嘖嘖稱奇,而將來打造「臺語卡」的部分雛形也悄悄在心底冒芽。

1930年代的臺灣,即便身處日人的統治下,連雅堂營運著「雅堂書局」並販售中文書籍、蔡培火提倡白話字的使用,此際更掀起交鋒激烈的「臺灣話文論戰」,關於臺灣閩南語「有音無字」究竟該如何書寫表述等命題,彷若數道冷熱、流向不同的洋流匯聚至洋面的同一處,除了激起洶湧紛飛的浪花,亦在洋面下翻攪迴旋著。然而,1930年剛進入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文學科,受業於漢語、閩南語、南島語學者小川尚義的青年吳守禮,尚在步向海岸的路上,或許感受到迎面拂來的海風漸強、挾帶愈加鹹澀的氣味,但對海面上下的一切,終究尚是一無所知。

戰後,吳守禮與黃得時(1909-1999)成為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唯二的臺籍副教授,系上臺籍的教授則是洪炎秋(1899-1980)。而後經歷主導編中文系的圖書書目,吳守禮對《荔鏡記》等閩南語早期文獻也有了更深入、完整的研究,只可惜一直苦無發表的機會。

為什麼沒有完整的、更多的臺語卡牌呢?此際望著揣在懷中已久的漢文卡、日文卡、德文卡,再仔細端詳鑽研過程裡使他常有如獲至寶之感的臺語研究初步成果,不禁產生這樣的疑問──臺語不也是一種語言嗎?

好在此時認識了一些臺語語料蒐集、研究的同道中人,一同蒐羅褪色、缺損卻珍貴的古老卡牌,並試圖在比對後歸納出臺語卡牌組合的系統與出招方式。其中一位戰友,即是總隨身攜著一臺卡式錄音機拋拋走(pha-pha-tsáu),想將屬於臺灣的聲音留在這塊土地的青年許成章。

64歲從臺大退休後,吳守禮著手全力編輯《綜合閩南臺灣語基本字典》,並在過程中手寫記錄了150多盒,3萬多張的閩南、臺灣詞彙卡片,為的是「使世界上七八千萬使用閩南語的人,能用正字書寫閩南文章」[4]──於是,彙集並分析往昔文獻和研究而製成的臺語卡牌組就此誕生。

3萬多張紀錄臺語發現的卡牌,最終成為編輯《綜合閩南臺灣語基本字典》的基礎。 (藏品/吳守禮家屬提供,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字典初稿放入了一百年來的閩南系臺灣話研究回顧、華語和臺語注音符號溯源,以及藉童謠、情歌、千家詩等示範方言資料的校理成果,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火金姑〉歌謠,以及朗朗上口的〈靜夜思〉、〈春曉〉、〈登鸛雀樓〉等詩,皆標註了臺語的音標供翻閱者對照學習。

而此際,遠方正有人先是用筆旋了旋卡式錄音帶的捲軸,再將卡帶放入一臺老舊錄音機,喀的一聲後,從日治時期起至戰後的、飽含臺灣歷史文化的臺語結晶,便幽幽傾瀉而出。

[1] 租屋處。
[2] 沿用吳守禮於〈閩南語史研究的回憶〉中的說法。
[3] 同注2。
[4] 《綜合臺灣閩南語基本字典》書封上的敘述。


【專題序】

幾十年前的臺灣,有學者不辭辛勞,到處紀錄珍貴的臺語用詞、民間歌謠。臺語的用詞就跟寶可夢一樣可遇不可求,如果沒有人使用就有消失的可能。語言一旦消亡,根基在語言之上的文化也將岌岌可危。

這次的專題,邱映寰介紹兩位臺語收集大師——吳守禮、許成章。他們如何發現自己的使命,如何使用紙卡捕捉臺語的聲調、由來,以及將這些研究集結成冊。都將在這次專題大公開。

Banner發想:

圖中的卡片為打孔卡,這是早期電腦運用時,輸入、輸出的工具,利用在不同位置打孔,電腦得以判讀卡片的資訊。

小編發現許成章將這些打孔卡當成一般紙卡,紀錄臺語聲調等相關資訊。隨著科技日新月異,人們紀錄、收集資訊的方式也更加便捷,因此特地作圖,讓大家能再次體會當年先輩蒐集資料的苦心。


★作家小傳

吳守禮(1909-2005),字從宜,生於臺南府城。在臺北帝大、戰後的臺灣大學從事教學及研究數十年,退休後投入臺灣閩南語辭典編纂工作。1986年出版《綜合閩南臺灣語基本字典》上下兩冊,2000年與其子女以「家庭手工業」般合力完成《國臺對照辭典》。

吳守禮畢生努力蒐集散佚的閩南語文獻、古典戲文、詞彙,將閩南語史往前推至400年以上,並為閩南語研究奠定重要之基礎,為臺灣繼小川尚義之後對閩南語研究貢獻最大的學者,後來的研究者如許成章、王育德、村上嘉英、鄭良偉、洪惟仁等人,皆受其指導和影響。

★觀測員簡介

邱映寰 臺南鹽分地帶佳里人。臺大地理環境資源系在學生。超脫和追求經常同時被丟進果汁機,就算遇到世界令人齷齪(ak-tsak)的時刻依然要可愛、依然要熱愛文學與寫作。

瀏覽人數:168
推薦文章
標籤
我要留言
您需要登入才能留言。如尚未成為會員,請先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