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文學虛擬博物館

訊息
確定
首頁/
共創平台
返回共創平台

朱宥任:命運的「張子」與沖繩的運命

作者:朱宥任
2020/11/18
瀏覽人數:793

that wanaka tree

(藏品/佐佐木康之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在前篇〈「沖繩のラーマ船藏書票」與琉球王國的大航海時代〉當中,我們透過一張「ラーマ船藏書票」進入了琉球王國的歷史與輝煌一時的航海紀錄,但在王國的時代之後,如同「張子老虎」一般無力的清國,竟大大影響了臺灣與琉球(沖繩)的近代命運。

  另一張「沖繩張子虎」藏書票,藉著「張子」作為一度沒落的技藝,好不容易又在現代社會重見天日的過程,讓我們看到一個文化保存不易的同時,所暗藏豐富的生命力和可貴之處,以及一張藏書票、一門重生的技藝,如何隱喻了沖繩與整個東亞局勢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張子」是一種以黏土、木材或竹子製成雛型,貼上紙張裝飾後完成的玩具飾品。

據說張子早在中國二世紀便已出現,之後在平安時代左右傳入日本,又約在十七世紀經由日本傳入琉球。一般的張子多以製成不倒翁、人形、動物形狀居多,本張藏書票的「張子老虎」便是最常見的種類之一,隨著時代的改變,現今也有做成機器人、動漫人物的張子出現。

  在沖繩傳統習俗中,會在舊曆的五月四日這一天,舉辦名為「ユッカヌヒー(yukkanuhii)」的節日。當天除了會舉辦龍舟大賽祈求海上平安之外,戰前沖繩也將這一天認定為兒童節,會在龍舟賽會場以及各處開設市集販售兒童玩具。由於在過去物資不充裕的年代,像這樣父母會買玩具給孩子的機會並不多,於是精巧玲瓏的「張子」便會在這時成為市集上的熱門商品。而「張子老虎」啟用威武的老虎形象,除了適合小孩子把玩之外,另外還有祈求兒童能順利成長茁壯的涵義在裡頭。

  可惜的是,受到沖繩戰役影響,許多張子成品和技術都消散於戰火之中,使得此一技藝在戰後急遽衰退。後來,一名叫做豐永盛人的沖繩藝大學生赴美遊學時,為當地美術館展示的非洲雕刻品所啟發,感受到以在地氣息孕育出的藝術品是多麼可貴,於是在朋友介紹下投身張子的研究,盡可能的探訪遺留下的琉球張子,以及向日本學習技術。經過一番調查後,總算是在那霸出師,開設了自己的張子店面,讓「沖繩張子」得以在今日留存。

that wanaka tree

藏書票—沖繩張子虎(藏品/佐佐木康之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話說回來,除了字面上的張子玩具的意思之外,「張子老虎(張り子の虎)」一詞在日文亦有虛張聲勢,外強中乾的紙老虎之意。

  例如清朝末年,儘管受到西方列強的壓迫下,到底中國還是個坐擁廣大領土的巨大帝國,國際也多少保存少許敬畏稱之「沉睡的獅子」。但是在甲午戰爭,開打前被認為占盡優勢的清軍卻輸得一敗塗地,部分人士便嘲笑清帝國已經只是徒具外皮的「張子老虎」。

  這隻「張子老虎」的挫敗,大大的影響了東亞的局勢。早先在「琉球漂流民殺害事件」後,得到國際認可琉球所屬權的日本政府,於一八七九年正式撤廢琉球王國,改立沖繩縣。許多不滿日本統治的琉球人士便四處奔走,期望能藉由清朝的力量奪回琉球,但最終因為甲午戰爭的挫敗而化為泡影。日本為了向沖繩宣揚戰果,還刻意將派遣至臺灣的船隻於旅途中停留那霸港,沖繩學者伊波普猷便曾記述道「(前略)……由於日本的勝利,臺灣也成為日本的領土,御用船經由那霸開過去,即使是那些頑固的人們也不得不相信日本的勝利。」

  臺灣和沖繩就這樣被納入同樣日本領下,一邊被教育作為皇民以及為了帝國南進而持續開發,一邊承受日方的歧視和經濟榨取。直到一九四五年,新的命運分歧點出現:美軍放棄臺灣的進攻計畫,改選擇以沖繩作為目標攻擊,於是爆發了「沖繩島戰役」。沖繩人往前要面對進攻中的美軍,往後則是沖繩人毫不信任,懷疑他們與敵方合作等原因,任意命令他們自盡的日本軍隊。在這樣的狀況下,沖繩戰役死傷超過二十萬人,其中多是一般平民。之中也有臺灣籍人士死於此戰中,現今知道並刻立於沖繩和平祈念堂的名字有三十餘位,但根據以研究臺灣與沖繩關係著稱的又吉盛清教授之說法,真正身亡的臺籍人數應超越這個數字,而達至數百人才對。

  散佚的張子技術,也是沖繩戰帶來諸多改變中的冰山一角。戰後沖繩為美軍所管領,臺灣則是迎來了中國國民黨組成的政府。曾經來臺當過警員、到中國協助孫中山的沖繩人新垣弓太郎,戰後希望能借助國民黨的力量實現琉球獨立之夢,但最終沒有成功,琉獨派在一九七二年沖繩回歸日本統之後投身選舉亦遭到挫敗。然而今日沖繩仍有許多自戰後以來的問題,如美軍基地、戰爭責任等懸而未決,卻也是不爭的事實。沖繩或許就像張子玩具一樣,至今仍被列強擺弄於股掌之上。

  不過,也有許多像豐永盛人一般,毅然投入復興鄉土文化的年輕人存在。今日沖繩縣即使政治上多受牽制,但探尋及推廣自身文化上卯足全力,打造出了「沖繩」這個品牌的強烈辨識度。就像張子技藝一度為戰火所吞噬,然而在新一代的努力之下又浴火重生。而文化與歷史兩端上和沖繩都有相似之處的臺灣,我想這正是值得學習的一種精神吧。


 

★ 觀測員簡介

朱宥任,一九九○年生。著有小說《好球帶》、《地下全壘打王》。二○一七參加沖繩縣政府獎學金計畫,於琉球大學留學與東洋企劃印刷實習。

瀏覽人數:793
推薦文章
標籤
我要留言
您需要登入才能留言。如尚未成為會員,請先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