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文學虛擬博物館

訊息
確定
首頁/
共創文章
2024/06/03
被老師說是「無用的人」,卻譜出台灣文學史的初聲——葉石濤

鍾肇政致葉石濤函(1980-04-01)。(藏品葉石濤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你曾有同學被老師罵是「無用的人」嗎? 這些「無用」的同學,可能是因為作業沒交、品行不良、上課不認真、違反校規,所以成了教育體制的眼中釘。但不時會看到社會新聞,有些學生在體制下不起眼,畢業後卻成就驚人。轉個方向想,每根歪釘子,或許都有其不為人知的鋒芒之處。而葉石濤就是在文學上最好 ...

2024/05/20
【大員臺灣話】玖芎:消失的平埔族如何被記憶——《鄉史補記》以在地語言重構新的族群記憶

陳雷《鄉史補記》手稿。(藏品/陳雷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他們到底去了哪裡呢?】 當想到「平埔族」時你會想到什麼?你會想到他們的服裝,他們的臉,他們的歌嗎?你模糊地想到「他們被漢化了,他們消失了。」關於平埔族的歷史,可能會想到歷史課本上有一張小小的圖片,那是西拉雅族用「新港文」書寫的地契,地契上的地名早就變成古地名。史椰甲社變成臺南市學甲區;二社改名為內裡社,目前此地名為 ...

2024/05/06
劉承欣:重返少年時:鍾肇政與《八角塔下》

【中年回看青春的傷】 14到19歲,鍾肇政曾在淡水中學校度過他的青春時代。但畢業多年都不曾回到母校。直到20年後,才舊地重遊。 什麼樣的心情阻擋了他的步履?讓我們隨著《八角塔下》的寫作旅程,回看鍾肇政的少年傷痕與中年負重。 重返八角塔下 1964年的春天,時任龍潭國小教師的鍾肇政,如同往常一般待在宿舍伏案寫作。在妻子購置的大書桌上 ,他攤開稿紙,在卷首寫下「八角塔 ...

2024/04/08
許宸碩:被偷走的鋼筆,被剝奪選擇的人生:楊逵給楊建的派克21

楊逵去世一年後的某天,楊家突然收到幾本筆記本。楊逵的兒子楊建翻開,發現那些筆記本內是楊逵寫的一篇篇家書草稿,還在信末標上每封信書寫的日期。 他找到當時擔任《自立晚報》編輯的向陽,討論要如何處理這些筆記本,很快便決定要發表在向陽主編的《自立晚報》副刊。不過,這些家書中有許多名字或事件是外人不知道的,所以楊建在整理這些文字的同時,也要替這些文字加註。 當他整理到民國四十七年十月十一日的信件 ...

2024/03/21
宋繼旻:到站後的他們,難以傳達的心聲—葉石濤自傳與甘耀明〈神祕列車〉

「這世界上,真的有一班很生趣的火車。」阿公頓了頓拐杖,好似確定車廂的真實,才又說:「那是時間表上冇[1]的車喔!」[2] 當時,阿公得知阿婆出車禍命危,在夜裡拼命地奔向勝興站,只希望能見妻子最後一面,然而在十六份驛這樣的小站,要等到清晨才會有火車經過。當阿公絕望地、虔誠地向天祈禱時,一輛神祕列車映入眼簾,「『那真是令人著驚的火車姆呀!連鐵枝路都顛了起來咧!』[3] 阿公閉上眼睛 ...

2024/03/08
林皓淳:撿起水濛濛的瑣碎──張秀亞〈貝殼〉與貝殼蠟燭

湖水的知音──被蒼茫汪洋環繞的張秀亞 張秀亞向來鍾愛書寫和水有關的意象,大海、湖泊、小溪。 她說「一道淺水、清溪,一片澤地、泥沼,只為了閃爍著一點清瑩的水光,也得到我無限的愛戀。」她的生活彷彿總是和水有關,水是她一輩子的眷戀。 她最愛大學時期北平沁涼澄明而又蔚藍的什剎海,那一片不深不廣的湖水,是她尋詩尋夢的地方。為此她自詡「湖水的知音」,寫下一篇又一篇煙水迷離的韻致。 然而 ...

2024/03/06
林鈺凱:你相信風水嗎?也許臺灣文學有個說法──呂赫若〈風水〉

臺灣第一才子眼中的〈風水〉 呂赫若受呂泉生推薦,1942年初還在日本的東寶劇團演出。(可參見〈【臺文天文臺】林鈺凱:您點播的〈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來了〉) 原本歌唱得好好的,即便叔父和音樂老師磯江清都因為戰時動亂,不斷在信中勸他回臺,但音樂太美,歌就一直這麼唱到5月,他才因肺病退出劇團,自日本返臺。 返臺後,呂赫若除了擔任文學雜誌編輯,也當記者跑新聞,同時還是位寫作者,常發表些雜 ...

2024/02/15
玖芎:臺日基督之愛的先驅者,《陳夫人》背後的真實模特兒劉貞

【陳夫人,何許人也?】 《陳夫人》是日本時代在臺日人庄司總一所撰寫、以臺日聯姻為主題的長篇小說,在連載時即引發不少話題。女主角日本人安子與臺南富商陳清文結婚,故事的兩位主角和作者皆是基督徒,小說中有濃厚的基督教色彩。故事主要描寫安子適應異文化,她與大家族複雜人際關係磨合的過程,臺人與日人之間殖民的權力關係,面對這些無解的衝突,安子用基督的愛化解紛爭。此書得到大東亞文學賞第二名,第一名從缺。《 ...

2024/01/29
邱映寰:見證烽火的倖存時空膠囊──《龍安文藝》及其臺灣青年之曙光乍現與落難

《龍安文藝》可說是戰後第一本運用鉛字印刷的校園刊物。這本小冊子誕生於政經環境仍動盪、威權陰影仍厚實籠罩的一九四九年,見證了四六事件前後的光景,卻也因四六事件而被迫灰飛煙滅。 然而,《龍安文藝》在二零零二年居然被挖掘出有幸未被燒毀的刊本,並在隔年重刊內容於《文學台灣》第46期。讓塵封在這本刊物裡,由於對文學的信念而匯聚在一塊的彼時臺灣青年作家、外省作家,意志得以像是被重新召喚,並浮現出更為清晰 ...

2024/01/03
解開繩索,自信跳舞:2023 英國文學翻譯中心夏季學校「臺灣文學翻譯工作坊」

文˙圖|游騰緯   千禧年後、新冠疫情前的每個夏天,文學譯者齊聚書香古城諾里奇(Norwich),在英國文學翻譯中心(British Centre for Literary Translation,以下簡稱 BCLT)夏季學校一同切磋學習。在國立臺灣文學館、文化部駐英國代表處文化組以及 BCLT 的合作之下,2021年起夏季學校開設「臺灣文學翻譯工作坊」(Litera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