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文學虛擬博物館

訊息
確定
返回文學展示

魔幻鯤島・妖鬼奇譚──臺灣鬼怪文學特展

鬼怪文學的起源與擴展

漢文人的魔島視野民間文學的蒐妖庫鬼怪的民間說唱報紙的鬼怪軼聞台南的鬼怪小說:以許丙丁、佐藤春夫為例

臺灣自古以來,鄉野之間流傳諸多妖魔奇譚,會記載於古老書冊當中。這些紀錄,來自於十七世紀〜二〇世紀之間的各種古文書。紀錄者的身份,包含漢人、日本人、西方人等等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身份的紀錄者,都會以不同的立場與視角來檢視這些傳說。例如漢文人旅居臺灣,經常幻想島上蟄伏異獸、海中藏匿怪物。在日治時期,臺灣與日本學者也孜孜矻矻持續蒐羅、整理臺灣各地、各族群的鬼怪傳說故事。在說唱藝術、新聞報紙、文學創作上,臺灣鬼怪的文化魅力生生不息。這些古代文獻、研究調查,以及各式各樣的文學創作,即是臺灣鬼怪文化最豐厚的資產。

這種調查過程,猶如偵探搜查,爬梳這些傳說的脈絡與細節、比對各種文獻,以實際的歷史事件、地理方位、人物軌跡,進一步確認、釐清文獻中虛虛實實的鬼怪身影,是否真有其事?透過研究鯤島的鬼怪奇聞,一字一句探勘這座島嶼的奇幻歷史。
 


 


    漢文人的魔島視野

臺灣在清國時代,漢文人渡海來臺,遊歷、居住島上,聽聞諸多妖精傳說,或者親眼見識鬼怪作祟之事,心生恐懼,或者帶有好奇眼光,時常賦詩為文,蒐錄諸多鄉野怪談,並將臺灣視為一座「魔島」。例如,第一位以「魔幻寫實」的筆法描繪臺灣的詩人,即是孫元衡,他將臺灣描寫為一座殘酷魔境。

清國時代的漢文人紀錄島嶼奇譚,大多是詩歌文章、遊記、日記……等等寫作形式。但是除此之外,臺灣官員在編寫「地方志」的時候,經常在「災祥篇」記下各種光怪陸離之事,例如天災異象,妖物鬼物現形的事件。這些異變紀錄,依循儒家「天人感應」的政教思想,提供地方官作為「政事變化」的徵兆,作為地方施政之參考。

不管是詩詞歌賦,或者是方志災祥,這些文獻紀錄,都呈現出漢文人經常以「魔幻之眼」面對臺灣的鬼怪奇譚。儘管這種視角顯露出「中心―邊陲」的文化脈絡,但是轉念一想,這種「浪漫化」的視角,也成為當代臺灣人組建島嶼奇幻歷史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 江日昇《臺灣外記》(臺灣歷史文獻叢刊)|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95。(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江日昇,其父為南明將領,自幼聽聞鄭氏事蹟,在《臺灣外記》序文中坦言成書心願:「閩人說閩事,以應纂修國史者採擇焉。」此書雖為野史,卻是臺灣歷史小說的濫觴。《臺灣外記》卷之九,曾描述澎湖火鱷之軼事。

 

 

    

▶︎ 周璽《彰化縣志》第三冊(臺灣文獻叢刊第一五六種)|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2。(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黃天橫捐贈)

周璽,號琢堂,廣西臨桂人,道光六年(1826)三月任職彰化縣知縣,到任還未滿四個月,因發生閩粵械鬥,因此被解職,後曾擔任白沙書院、崇文書院講席。李廷璧任職彰化知縣時,聘請周璽總纂《彰化縣志》。此書以《續修臺灣府志》、《諸羅縣志》做為藍本,以乾隆二十九年(1764)至道光十六年(1836)史事為重點,書中提及妖異,也延續儒家天人感應思想,例如〈災祥〉篇章中,周璽記錄乾隆六十年(1795):「有星墜於海(是月陳周全作亂)。」將星象與政事變化進行連結。

 

 

    

▶︎ 屠繼善《恆春縣志》下集|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51。(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許丙丁捐贈)

屠繼善,浙江會稽人,字芝君,自號嘯雲居士。光緒年間,恆春知縣陳文緯委託屠繼善編纂《恆春縣志》,由汪春源、邱輔康等人探訪在地民情,歷時一年成書。書稿完成時,因戰亂下落不明,戰後才被發現,由臺灣省文獻委員會出版。書中除記載恆春史事,對於當地鄉野奇譚,也有涉及。例如卷中描述四重溪石門,俗稱風洞,即是鄭成功插旗之處,旗尾能預言何處有「番害」。

 

 

▶︎ 姚瑩《東溟奏稿》(臺灣文獻叢刊第四九種)|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9。(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許丙丁捐贈)

姚瑩(1785-1853),字石甫,號明叔,安徽桐城人,在嘉慶二十四年(1819)任職臺灣知縣,兼理海防同知。道光元年(1821)調任噶瑪蘭通判,任內撫恤災民,民間稱善,並注重教化風俗,曾聽聞五通妖怪危害鄉里,因此開庭「審判」此妖。

 

 

    

▶︎ 盧若騰《島噫詩》(臺灣文獻叢刊第二四五種)|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8。(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黃天橫捐贈)

盧若騰(1600-1664),福建金門人,明崇禎庚辰十三年(1640年)進士,清兵攻下金廈之後,飄洋渡海,寓居澎湖。盧若騰認為文學要以「噫」抒發心中之「氣」,因此著作《島噫詩》詩歌集。盧若騰避居金門時,也以詩文歌詠當地風俗,〈鬼鳥篇〉便描述當地墓坑鳥襲擊人的故事。

〈鬼鳥篇〉中描述永曆十六年(1662年),恐怖的鬼鳥詛咒了仕紳子弟洪興佐,乃因其性格殘暴,曾虐殺家中女婢,女婢死後化身為邪眼鬼鳥。盧若騰詩風豪邁,主張文學創作須以真實情感為基底,不應無病呻吟。所以在此詩中,也藉由邪鳥襲擊人的真實故事,以文載道,告誡人們切莫為惡:「鬼鳥飛去只三日,病人殘喘奄奄畢。知是冤魂怨恨深,拽赴冥司仔細質。年來人命輕鴻毛,動遭磔刴如牲牢。安得化成鬼鳥千萬億,聲聲叫止殺人刀。」

 

 

    

▶︎ 郁永河《合校足本裨海紀遊》|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50。(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許丙丁捐贈)

郁永河(1645-),字滄浪,浙江人仁和縣諸生,喜好旅遊,在1696年經金門坐船前來臺灣,探採北部硫磺,並將九個月來臺經驗寫成《裨海紀遊》,是一部詳細記載臺灣西岸、北部人文地理的專書。書中記錄臺灣地理風貌,也記載一路上聽聞的奇談軼事。書中描述橫渡黑水溝的經過,在波濤之間,曾目睹恐怖海蛇:「有紅黑間道蛇及兩頭蛇繞船游泳,舟師以楮鏹(註:紙錢)投之,屏息惴惴,懼或順流而南,不知所之耳。」黑水溝中的恐怖怪蛇,經常出現於清代文人紀錄,例如朱景英《海東札記・記洋澳》:「傳有怪蛇長數丈,遍體花紋,尾梢向上,毒氣熏蒸,腥穢襲人。」此外,郁永河在〈偽鄭逸事〉一文,也提及鄭成功軍隊中的大銅砲「龍碽」,乃是飛龍化身。

 

 

    

▶︎ 孫元衡《赤嵌集》(臺灣文獻叢刊第一〇種)|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58年。(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黃天橫捐贈)

孫元衡(1661-?),康熙四十四年(1705)調任臺灣海防同知,直到康熙四十七年(1708)轉任山東東昌府知府,寓臺期間撰寫《赤嵌集》四卷。孫元衡擅長以魔怪筆法,描述旅居臺灣的所見所聞、風土民情,創作風格也具有「魔幻寫實主義」的氣氛。在孫元衡筆下的臺灣,海中有怪物潛游,山裡有妖魔蟄伏,炎風熱氣帶來災厄與瘴癘,惡獸四處爬行,是一座生人退避的恐怖鬼島。

 

 

▶︎ 丁紹儀《東瀛識略》(清同治十二年刊本影印)|成文,1984。(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丁紹儀(1815-1884),字杏舲,江蘇無錫人,在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秋天來臺。旅居臺島八個月多,紀錄在地風情,包含疆域、習尚、物產、番社、番俗、奇異、遺聞等,寫成《東瀛識略》,同治十年(1871)再度遊臺也繼續補述此書。《東瀛識略》〈卷七・奇異〉章節中,載有諸多臺灣奇事,曾轉述萬正色行舟至雞籠山後遭遇蛇首妖魔的恐怖遭遇,或者描述島上肆虐的風妖「麒麟颶」會帶來火燒風。

 

 

▶︎ 倪贊元《雲林縣采訪冊》第一冊(民國六年傳抄本影印)|成文,1983。(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倪贊元,福建政和人,貢生出身,光緒二十年(1894年)到臺灣府雲林縣擔任儒學訓導老師,期間編纂《雲林縣采訪冊》。此書是清代方志書,提供官員作為治理之參考,記載當地行政區域、風土民情。此外,許多在地妖異、奇俗也偶見於扉頁,提及物產之奇,如能控制大風的制風龜。

 

 

    

▶︎ 徐宗幹《斯未信齋全集》第五冊(清代宦臺文人文獻選編)|龍文,2012。(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徐宗幹(1796-1866),江蘇人,字伯楨,號樹人,自稱斯未信齋主人,在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四月,由福建調任為臺灣道,前來臺灣任職。徐宗幹任內經歷林恭起義,平亂之後,曾輯《治臺必告錄》授予丁曰健。徐宗幹除撰寫治臺策略,在《斯未信齋全集》中,也錄有諸多臺灣風俗奇聞,抑或與戰事相關的怪譚,例如在〈君子軒偶記〉,講述嘉義地區的女鬼復仇怪事。

 

 

    

▶︎ 林豪《東瀛紀事》|海東山房,1956。(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許丙丁捐贈)

林豪(1831-1918),字嘉卓,號次逋,金門人,曾將戴潮春事件寫成《東瀛紀事》,曾受林占梅之邀到潛園擔任西席,纂修《淡水廳志》、《澎湖廳志》,並續修其父林焜熿所著作的《金門志》。《東瀛紀事》除了紀錄「戴潮春事變」,在書中的〈災祥〉篇中,也提及與戰事相關的異事奇聞,例如在《東瀛紀事・災祥》,講述名為「人面牛」的妖怪。



 


    民間文學的蒐妖庫

妖鬼故事在民間口語流傳,比漢文人的詩歌文章更加親近土地鄉野。

日治時期,日本學者將新時代的民俗學、文化人類學的精神帶來臺灣,讓這些以往被認為荒誕不經的傳說故事,有了重新被檢驗的機會。同時,日本政府為了方便統理,也開始進行大規模文化考察。對於漢人民俗信仰、怪談敘事,有片岡巖、鈴木清一郎、增田福太郎等紀錄。以往原住民各族群流傳的神話傳說,只能口語流傳,或被西方人零星紀錄,直到日治時期的研究,才讓原住民的妖精鬼怪文化,能初步以文字記載。除了政府之力,民間學者也有諸多成果,如《臺灣民間文學集》、《民俗臺灣》,都是日治時期非常重要的民間文學集錄。

在國民政府時期,許多學者也延續日治時期以來的民俗調查,前期如廖漢臣、王詩琅、黃得時、楊雲萍發表臺灣民間故事作品,或者是當代的胡萬川推動紀錄口述民間故事。原住民傳說則在族群主體性增強後,由原住民作家、學者主動記錄下屬於自己的神話傳說故事。

 

▶︎ 佐山融吉、大西吉壽《生蕃傳說集》|杉田重藏書店,1923。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黃得時捐贈

出版於大正十二年(1923),作者大西吉壽是日本警察,另一名作者則是人類學家佐山融吉,他也是「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的委員。兩人因對原住民文化有著濃厚興趣,於是合寫此書。書中包含原住民各族故事,講述創世神話、蕃社口傳、勇力才藝、怪異事蹟等傳說。

日治時期,當局為了方便治理原住民族,必須詳盡了解其文化歷史、風俗習慣,此書便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中誕生。書中記載的各族傳說,不乏妖怪故事,例如〈妖怪的手〉是泰雅族白毛社流傳的怪談,據說太古時期有一個女孩被「黑暗中突然出現妖怪的黑色的手,不知被帶往何處去了」,最後才在遠方大樹上被發現。在布農族則有〈妖怪求婚〉的故事,傳說一名妖怪「哈尼托」會擄走女子,想要與女子結婚。

 

▶︎ 伊能嘉矩《臺灣踏查日記》下冊|遠流,2003年初版四刷。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伊能嘉矩(1867-1925),日治時期的知名人類學家,畢生致力於臺灣原住民、人類學的調查研究。伊能嘉矩在1895年來臺之後,與任職於臺灣總督府殖產部的田代安定,共同組織「臺灣人類學會」,調查臺灣民俗、原住民的世界。《臺灣踏查日記》是伊能嘉矩踏查臺灣各地所撰寫的日記,不只呈現百年前的臺灣風土,更有原住民的珍貴紀錄,日記中也偶錄妖異故事,例如在明治三十四年(1901年),伊能嘉矩紀錄八罩島(望安島)的貓妖篡殿的傳說。

 

 

▶︎ 臺灣總督府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蕃族調查報告書》第一冊|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編譯,2007。(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成立「臨時臺灣舊慣調查會」,舊慣會蕃族科在1909年成立之後,積極調查臺灣原住民文化,於1915年陸續出版《蕃族調查報告書》。舊慣會的成員深入原住民村落,訪談當地族人和日本警察,藉由人類學的田野調查方式收集資料,再加上照片、地圖、插圖,有系統地撰寫而成。書中除了記載原住民生活習俗,也記錄諸多妖異奇聞。

 

 

    

▶︎《民俗臺灣》一卷二號|東都書籍臺北支店,1941。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龍瑛宗捐贈

《民俗臺灣》為探討臺灣民俗的專門刊物,由池田敏雄提議創辦,從1941年推出創刊號,直到1945年停刊為止,一共發行四十三期的雜誌。每一期雜誌大約五十頁左右,發行量大約是兩千冊。雜誌中的文章題材豐富,廣博地介紹臺灣習俗、神明祭祀、年節歲時、占卜咒術、俗信、禮俗慣習、俚諺、傳說故事、民藝戲曲等民俗文化。雜誌中不乏妖異奇談,蒐羅一些散逸於街談巷說的妖鬼神怪傳說,如「金魅」、「虎姑婆」、「竹鬼」、「燈猴」、「椅仔姑」、「龍銀飛錢」等。

 

 

    

▶︎ 片岡巖《臺灣風俗誌》|臺灣日日新報社,1921。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國立臺中一中捐贈

片岡巖,日本民俗學家,任職臺南地方法院檢察官通譯官,在大正十年(1921年)二月出版《臺灣風俗誌》(臺灣日日新報社刊行)。此書以民俗學角度,收羅了關於臺灣居民的生活禮儀、家庭社會、民俗節慶、口碑、傳聞、怪談、俚諺、歌謠、宗教等面向,是臺灣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重要書籍,同時也將流傳鄉野的妖怪故事,進行初步彙整。在第七集中,便以「臺灣人的奇事怪談」為分類,收錄了〈鳳山怪石〉、〈打狗奇果〉、〈一年一晝夜〉、〈蛇人島〉、〈大芋和怪鳥〉等故事。

 

 

    

▶︎ 連橫《雅堂文集》第二冊(臺灣文獻叢刊第二〇八種)|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1964。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黃天橫捐贈

連橫(1878-1936),字雅堂,號武公、劍花,日治時期曾編纂《臺灣通史》。在編纂《臺灣通史》期間,搜尋諸多史料,也讀到許多方志書中的怪異故事,因這些妖魔故事無法放進《臺灣通史》的脈絡,故將摘錄於《文集》、《臺灣贅談》中,進行臺灣怪譚的初步整理。在《卷三・臺灣漫錄》中,連橫摘錄釋華佑遺書、三保薑、蛇人、巨魚、安平怪物等奇聞異事。

 

 

▶︎ 李獻璋《臺灣民間文學集》|王詩琅,1936。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吳守禮家屬捐贈

李獻璋(1914-1999),臺灣民俗學者、語言學家,於1930年代開始收集臺灣民間歌謠、傳說故事,並於昭和十一年(1936年)出版《臺灣民間文學集》。此書象徵臺灣作家開始正視民間文學,賴和評此書:「不能不說是極盡臺灣民間文學之偉觀。」書中包含歌謠篇與故事篇,歌謠乃民間采風而來,故事則是經由文人改編、再創作的臺灣鄉野故事。

其作者包含朱鋒、楊守愚、黃石輝、賴和、黃得時及李獻璋等作家,例如,黃得時在〈國姓爺北征中的傳說〉中,記載國姓爺消滅鸚哥妖怪與海上龜怪的故事。林越峯在〈葫蘆墩〉一文中,則描述臺中的葫蘆墩,曾有白馬、白兔妖精守護財寶。據說,葫蘆墩是一塊形狀像是葫蘆的穴地,白馬與白兔負責守衛葫蘆墩地下的財寶,只有品德高超的人,才有機會跟隨白馬與白兔,得知藏寶地點。

 

 

▶︎ 胡萬川《台灣民間故事類型(含母題索引)》|里仁書局,2008。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胡萬川(1947-),彰化人,清華大學中文系、臺文所教授,專研中國古典小說、神話、傳說與臺灣民間文學,著有《真實與想像:神話傳說探微》、《民間文學的理論與實際》等書,並且在九〇年代開始主編一系列臺灣民間文學資料,包括高雄縣、彰化縣、雲林縣、臺中縣、臺南縣、苗栗縣、桃園縣等,是推動臺灣民間文學研究的重要學者。

此書是第一部依據A.T.民間故事類型來分類臺灣民間傳說的索引書,引用書籍包含日治時期的《臺灣風俗誌》、《原語による台灣高砂族傳說集》、《生蕃傳說集》等書,也包括胡萬川多年採集各縣市的民間故事,以嚴謹的理論研究,搭配文獻考察、田野調查的資料編纂而成,是臺灣民間故事類型的綜觀。

 

 

▶︎ 李進益總編,《花蓮縣民間文學集》第二集|花蓮縣文化局,2005。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2004年開始,花蓮縣文化局與民間共同推動當地民間文學採錄,經過兩年的探訪,由李進益總編輯的《花蓮縣民間文學集》出版於2005年。此書除了講述地民傳說,也採集到不少鬼怪故事,並藉由傳說的「變異性」,呈現花蓮地區的傳說故事是各族群的文化交錯而成,例如玉里鎮〈紅番婆的故事〉講述的雖是原住民的壞巫師,卻是流傳於閩南人之口。

 

 

▶︎ 周宗經《釣到雨鞋的雅美人》|晨星,1995年初版三刷。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周宗經,本名夏本奇伯愛雅,達悟族人,曾任學校母語教師,致力發揚部落文化,也長期投入蘭嶼歌謠保存工作。蘭嶼雅美族傳統文化是周宗經的創作主軸,其文字樸質,著有《三條飛魚》(2004)、《雅美族歌謠:古謠》(2011)等書。此書採集諸多蘭嶼的文化傳說、神話故事,如〈凡人與魔鬼的決鬥〉、〈椰油巫婆的傳說〉。

 

 

▶︎ 夏曼・藍波安《八代灣的神話》|晨星,1998年初版三刷。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夏曼・藍波安(1957-),達悟族人,2013年成立「島嶼民族科學工作坊」,旨在發揚蘭嶼達悟族文化。其寫作風格質樸,富含生命力,為臺灣海洋文學代表作家。《八代灣的神話》記錄古老的蘭嶼海洋故事、神話傳說,並思索達悟族傳統文化在當代社會處境。在書中第一篇故事〈貪吃的魚魂〉講述其醜無比的魚魔鬼來到家中,偷吃地瓜、芋頭等食物。

 

 

▶︎ 霍斯陸曼・伐伐《玉山的生命精靈:布農族口傳神話故事》|晨星,1997。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霍斯陸曼・伐伐(1958-2007),漢名王新民,布農族巒社群人,曾擔任學校教師,也從事文學創作,推廣鄉土文化,致力蒐錄布農族神話傳說,《玉山魂》(2006)榮獲臺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第一本創作《玉山的生命精靈》收羅布農族內流傳的神話故事,例如太陽神話〈眼睛被射傷的太陽〉、洪水神話〈奮勇的蟾蜍與紅嘴鵯鳥〉。

 

 

▶︎ 馬耀・基朗著作,孫大川總策劃,《臺灣原住民的神話與傳說:阿美族》|新自然主義,2002。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本書一套十冊,精選原住民的十族神話傳說,講述各族的傳奇故事。總策劃人孫大川(1953-)卑南族人,1993年創辦「山海文化雜誌社」,推廣原住民山海文化。

本書以兒童故事的風格,描述各族流傳的奇聞軼事,如在阿美族的系列書中,就收錄阿美族「種田的陀螺」、「海神娶親」、「巨人阿里嘎該」、「女人國歷險記」、「螃蟹人的秘密」等篇章。

 

 

▶︎ 王洛夫《妖怪、神靈與奇事:台灣原住民故事》|聯經,2016。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王洛夫,國小教師,於2014-2015年間,在《國語日報》發表一系列原住民傳說、童話故事,在2016年集結成《妖怪、神靈與奇事:台灣原住民故事》一書。此書收錄的原住民故事,包含目前官方核定的十六族與凱達格蘭族的神話故事、傳統習俗、鬼神傳說、信仰祭儀等。



 


    鬼怪的民間說唱

古早時代,臺灣鬼怪除了以文字方式留下蹤影,另一種更普遍、與大眾更加親近的傳播媒介,即是「說唱藝術」。

民間傳說之所以能跨越地域,成為普遍流傳的故事,仰賴於民間藝人的傳唱,這就是在臺灣流傳三百多年的「唸歌」。這種說唱藝術,表演者經常彈奏月琴或者大廣弦,搭配傳統曲調的七字調或江湖調,以臺語吟唱,講述一則又一則民間故事。唸歌除了講述忠孝節義的事蹟,也一向是推廣鬼怪傳說的重要媒介。

說唱藝術除了是一種娛樂形式,同時深具道德倫理的教化意義。與鬼怪相關的唸歌,如臺灣最重要的女鬼傳說—林投姐、月裡,亦具有勸世為善之意涵。

 

▶︎ 黃勁連編註,《周成過臺灣:臺灣歌仔簿》|竹林書局,1989。

「周成過臺灣」最早的文獻紀錄,是1927年以〈臺北奇案〉為名,演出歌仔戲。周成過臺灣的故事,經過不同時代的講述,劇情架構逐漸穩固。尤其是在戰後,經過說唱、歌仔戲、電影、錄音帶的傳播,周成過臺灣的故事也成為著名的臺灣民間傳說。

各版本的周成故事略有不同,以竹林書局出版的版本為例,周成渡海來臺打拼,妻子月裡為了尋夫帶著幼子來到大稻埕,沒想到周成不認髮妻,並且與小妾共謀,毒殺月裡,並將屍身丟入古井之中。月裡死後,陰魂不散,返回陽間附身在周成身上,殺死小妾之後,也留下遺書自殺。周成過臺灣的故事,與臺南的林投姐傳說類似,都屬於女鬼對負心漢復仇的鄉野奇譚,故有「南林北周」之稱。

 

 

▶︎ 張玉成編著,《基隆七號房慘案》|竹林書局。

日治時期,印刷術發達,報章雜誌成為大眾通俗讀物,許多社會案件成為新聞報導,引起民眾議論紛紛。1934年有件震驚全島的殺妻分屍血案,俗稱「基隆七號房慘案」,兇手是「吉村恒次郎」與其妾「屋良靜」,被害者是吉村元配。此事件《臺灣日日新報》報導外,也被附會傳說,改編成歌仔冊、電影,流傳臺灣民間。

 

 

▶︎《最新落陰相褒歌》|竹林書局。

臺灣民俗有「落陰」習俗,即是指「牽亡」、「請神」、「觀靈」的通靈法術,例如觀三姑、觀椅仔姑等等,能連接陰陽兩界。陽界與陰界相通,需要藉由神靈的幫忙,因此不同的儀式就要請不同的神靈降臨,也需要特別的儀式與歌謠。在《最新落陰相褒歌》中,靈媒會請「三姑」引路,落陰過橋去尋找親人。

 

 

▶︎《二林鎮大奇案歌》|竹林書局。

日治時期,據說在昭和16〜19年間,彰化的二林曾發生一件殺人案件,因為追查犯人的過程曲折離奇,引起民眾議論,許多民間說唱者將此事編寫為歌仔,穿鑿附會之下,故事更加流傳廣泛。此案件中,盧章與石阿房是好友,曾經一同被日本人徵調為軍伕,兩人回鄉後,盧章覬覦石阿房懷中鉅款,於是殺人越貨,警察後來派人扮鬼恐嚇盧章,才順利破案。

 



 


    報紙的鬼怪軼聞

日治時期,報紙成為通俗媒介,會刊載許多怪力亂神的故事。這些報紙上的奇聞軼事,滿足了臺灣民眾對於鬼怪傳說的好奇心。例如,山中魔神的傳說,最早出現於《臺灣日日新報》,在1901年的〈遇魔述異〉文章中,講述魔神變幻出華麗屋舍,引誘旅人進入,實際上卻是騙人幻境。在報紙上最常出現的鬼怪報導,莫過於水鬼的蹤跡,不只篇數甚多,水鬼作祟之地也在臺灣北、中、南都有發生,可見是當時流傳最通俗的鬼怪傳聞。在《三六九小報》上的鬼怪文章,則與寫實報導有著距離,性質偏向「再創作」、「文人改寫」的風格。例如,洪鐵濤筆名野狐禪室主,承繼中國志怪傳統,在報紙上開始創作一系列「續聊齋」專欄。

 

▶︎〈南部雁信「豈其鬼歟」〉,《臺灣日日新報》附冊48(影印本)|明治四十三年12月4日,1910。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臺灣水域經常出沒「水鬼」,為了誘人下水,因此具有迷惑人心的異能,尤其會變幻成各種不可思議的型態。此報導中,臺南的北勢街(今日稱為神農街)附近的一座大橋,夜晚時刻突然出現巨大火光,一位店鋪夥計以為失火,趕緊喚人前來,沒想到火光立即熄滅,彷彿未曾出現。因為地點臨近水邊,眾人都懷疑是水鬼施加的幻術。

 

 

▶︎〈水鬼求代〉,《臺灣日日新報》附冊12(影印本)|大正六年9月1日,1917。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法華寺位於臺南市中西區,建於康熙年間,歷史悠久。據說寺殿前有一座半月池,常有人溺斃池中,是因為池內有水鬼「抓交替」。水鬼具有變幻能力,能變成毛蟹、蓮花等等物體,誘人入水。後來,經過僧道建醮超渡,並於池邊立碑,溺斃事件才逐漸減少。

 

 

    

▶︎ 野狐禪室主,〈續聊齋〉,《三六九小報》(一)(復刻本)|昭和六年5月29日,1931。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王駿嶽捐贈

臺灣人相信,吊死者將化身為「縊鬼」,並尋找替死鬼。據說,縊鬼被生產時的血光所汙,就會化出原形。野狐禪室主(本名洪坤益,臺南詩人)在《三六九小報》記述的縊鬼,要尋找替死鬼的時候,反而被性格大膽的戚某壞了好事。戚某在街巷間意外發現鬼模鬼樣的縊鬼,內心一點都不懼怕,反而趨前追逐,最後順利拯救差點成為替死鬼的婦人。縊鬼因而大怒,現出鬼形,並且與戚某大打一架,天明時才悻悻然消失。片岡巖在《臺灣風俗誌》曾描述縊鬼形貌:「縊死或絞死的人的幽魂是吊頭鬼,走路時頭俯前。」

 

 

    

▶︎ 古圓,〈陰鬼走無路〉,《三六九小報》(一)(復刻本)|昭和五年10月19日,1930。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王駿嶽捐贈

清朝時代,因為人們祭祀豐厚,鬼群能在陽間優遊自在。但自從日本人統治臺灣之後,臺灣習俗開始不重視祭祀,讓孤鬼逐漸無祀,而且火車、自動車(汽車)的警笛、甚至是汽船的螺聲,都像道士的法螺響奏,讓眾鬼驚慌失措,故陰鬼逐漸從人間消失,少有人見聞。這篇文章敘述鬼怪的「湮滅史」,在現代化的文明中,怪力亂神逐漸無處可棲。不過,如同生命會找到自己的道路,鬼怪的遁走,或許是隱入人心更幽微深邃之處?

 

 

    

▶︎ 畸雲,〈冤魂顯報〉,《三六九小報》(一)(復刻本)|昭和六年6月13日,1931。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王駿嶽捐贈

在《三六九小報》中紀載的林投姐傳說中,林投姐是一名富翁的女婢,與泉州人某甲私通,後來某甲誘使女婢偷出金帛給他,最後卻逃走。得知被騙的女婢便自縊於林投樹下。之後,有泉州人某乙,賣藝途中,遇見林投姐鬼魂,林投姐問他是否知道某甲,某乙回答是鄰鄉之人。林投姉贈金某乙,並請求帶她前往泉州,但陰陽異路,如何同行?林投姐說,只要撐起一把傘,便能依附同去。最後,林投姐順利報仇,殺甲及其二子。



 


    台南的鬼怪小說:以許丙丁、佐藤春夫為例

鬼怪故事,是創作的重要媒材。日治時期,開始有作家嘗試將鬼怪元素放入小說創作之中。

臺南作家許丙丁的《小封神》延續中國神魔小說的傳統,除了引用民間的神明信仰,更在故事中描述贔屭石龜的來歷與龜靈聖母相關。龜靈聖母雖為神靈,但其手下龜子龜孫顯然具備精怪形象,與雷震子對戰的鹿角大仙、金魚大仙也是由精怪修煉而成。故事裡除了神佛角色,也經常充斥精怪妖異的劇情。

日人作家佐藤春夫的〈女誡扇綺譚〉,則是臺灣恐怖文學之濫觴。佐藤春夫受到西方哥德文學的影響,〈女誡扇綺譚〉不只以臺南作為小說背景,更著力鋪陳古宅鬧鬼氛圍。小說筆法幽深神秘,呈現出古老府城的魔幻魅力。

佐藤春夫發表小說之後,橋爪健、島田謹二相繼以「異國情調」解讀這篇故事。九〇年代,藤井省三重新詮釋小說中的人物與情節,以「民族主義」的新視角進行評論。此外,河野龍也對這篇小說進行詳細的考察,比對禿頭港、廢屋的地理方位,追尋小說中虛構與真實的疊合。

 

▶︎ 許丙丁《小封神》|1986。國立臺灣文學館典藏 / 許丙丁捐贈

許丙丁(1900-1977),臺南人,字鏡汀,號綠珊盦主人,小說家、音樂家,也曾任職臺南市議員。幼年時,喜愛在廟前聽人講古,因此對於在地傳說、神怪故事充滿好奇,在1931年開始於《三六九小報》連載神怪小說《小封神》。這部小說不只是臺灣作家早期創作的本土奇幻文學,也是第一部漢字臺語長篇小說。

〈小封神〉延續中國神魔小說的基礎,尤其受到《封神演義》的影響,小說中的人物、法寶、奇術都承襲自《封神演義》。此作品特別以臺南府城為故事背景,講述各路神明的傳說與起源。小說也經常出現神妖打鬥場景,如龜靈聖母的手下龜精與雷震子之間的大鬥法,情節詼諧,並附會解釋臺南贔屭石龜的由來。具有精怪形象的金魚大仙、鹿角大仙為了報仇,也與雷震子大打出手,故事曲折,妙趣橫生。

 

 

▶︎ 佐藤春夫《殖民地之旅》|草根,2002。國立臺灣文學館藏書

佐藤春夫(1892-1964),日本小說家、詩人、評論家,是大正時期的耽美派作家,代表作品有《殉情詩集》、評論集《退屈讀本》。在1920年夏季,佐藤春夫前來臺灣旅行三個多月,他將這段經歷化成文字,創作〈霧社〉、〈蝗蟲的大旅行〉等佳作,而〈女誡扇綺譚〉是臺灣恐怖文學史發展初期的經典作品,具有濃厚的哥德小說風味,筆法浪漫神秘。此篇描述臺南舊港廢屋的女鬼傳奇,日本記者「我」與臺灣友人世外民意外「撞鬼」。兩人在酒樓「醉仙閣」經過一連串討論之後,重返舊屋現場,慢慢地揭開隱藏在靈異傳說背後的家族興衰史。小說不只描述時代洪流之下的女子悲戀故事,同時也涉及日治時期的臺灣女性處境。此作品發表之時,就受到高度評價,被譽為當時日本「外地文學」的最高峰。

上一篇
暗影潛伏:生於社會結構中的妖怪
下一篇
當代鬼怪的進化論
照片展示
資料來源: